您好,欢迎来到中国五交化网!2018年07月22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把脉“中国制造”:由大变强,药方在哪?
发布时间:2016/12/14 15:15:44   来源:经济观察报
 

   由经济观察报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制造2025高峰论坛暨中国制造十佳品质评选颁奖盛典”日前在北京举行。会上,来自企业、学界以及政府机构的各界人士共同给中国制造把了一次脉。

   制造业是一国经济的基础。正如经济学家马晓河在会上所言,没有中国制造,就没有中国的今天。从1978年到现在,中国制造为中国GDP贡献了三分之一。制造业发展快,GDP上升就快,制造业发展就慢,GDP上升就慢,关联度极高。

   尤其是,在经济发展步入L型阶段,同时,中国经济还面临脱实向虚的普遍质疑之下,讨论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早已不再是一个务虚的话题,而是一个对于企业以及对于宏观经济都迫在眉睫的问题。

   会上,围绕中国制造如何由大变强,中国制造眼下所处的阶段是什么,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在此过程中,政府又应该发挥怎样的角色,这些话题都在本次论坛上引起了讨论。

   所有的讨论都指向同一个问题和目标:中国制造在眼下的确处于瓶颈期,接下来的很长期一段时间内,中国制造将面临从竞争力不足到升级换代之间的续接难题。中国制造需要认清自己并踏准、踏稳自己的节奏,而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如何发挥作用,需要引起更加深入的思考。

 

   中国制造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什么?

 

   制造业的发展在今天的确碰到了一些困难,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挑战就是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涨。过去,制造业的优势,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低成本的劳动力上。现在,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这个优势正在逐渐的丧失,人力成本变得很高。

   不过,在当天出席论坛的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看来,中国制造业目前面临的挑战,不是劳动力成本,而是整体水平偏低,特别是在基础材料,包括电控和液压电在内的基础零部件,以及基础的加工工艺和国际的一流企业相比,还有比较大的差距。由于这个差距的存在,使得中国制造业产品技术含量偏低,趋同化现象普遍,落后的产能过剩,企业除了价格以外,很少有其他的竞争手段。特别是在研发阶段,只能靠价格来进行竞争,使得很多企业处于薄利甚至亏损的经营状态。

   许小年说:“我的感受是,中国制造业目前是似乎已经形成一致的共识,劳动力成本上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的技术水平不能够适应新的形势。企业的差异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强,使得制造业企业目前有相当的数量处于经营困难的状态。”

   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马晓河则认为,当前中国制造有四个显在的难题需要考虑:第一,落后产能在淘汰,传统制造产业改造缓慢,新兴制造则刚破土成长。中低端要么淘汰,要么转移,要么改造缓慢,中高端经验不足,成长缓慢,所以新旧不接续。第二,综合成本提高快于其他国家。有调研表明,通过浙江和美国的制造成本比较,我们大部分成本比美国要高。第三,社会创新严重不足。第四,实体经济制度交易成本高,营商环境不好。当前税费高、劳动工资高、利息高、房租高、审批门槛高,制造企业缺乏积极性。

   关于制度交易的时间成本,马晓河在发言中列出了一组数字: “世界银行连续两年,即2015年、2016年对世界189个国家的营商环境做调查,结果表明,在中国开办一家企业需要的时间和手续在世界上排在130多位,发达国家开办一家企业平均只需要5道手续和9天时间,在中国则需要11道手续和31.5天时间。我们的民营企业新建项目需要90项行政审批事项,门槛可谓不低。”

 

   制造业的发展阶段可不可以逾越?

 

   许小年在当日的发言中认为,制造业的发展阶段是不能逾越的。  对于工业的发展阶段,他说:“从工业1.04.0,工业1.0是机械化,工业2.0是流水线生产的自动化和管理的自动化,工业3.0是信息化,是走向网络结构,而工业4.0是在工业3.0即信息化的基础上实现智能化,所谓实现智能化,就是在网络的主要节点具有反馈、学习和决策的功能。简单的讲,工业1.0是机械化,2.0是自动化,3.0是信息化,4.0是智能化,每一个阶段都以前一阶段为基础,可以同时实现,但是不可省略,不可超越。想一步跨过去,是不现实的,是缺乏基础的。”

   许小年说表示,中国制造业的现状,大致是处于2.0的阶段,也就是自动化的阶段。有些企业连2.0都没有做到,谈4.0有时候近乎于空谈。正因如此,对于弯道超车这样一个提法,许小年表示不赞同:“根据常识,我们都知道弯道是不能加速的,弯道应该减速。弯道加速是有可能翻车的,而不是超车。要说中国制造业全面实现工业4.0,既没有基础,也没有必要,我们不是为了4.04.0,应该是为了提高产品的竞争力、,提高企业的效益而追求工业3.0和工业4.0

   在许小年看来,工业几点零和互联网都是我们实现某一目标的工具,它本身不是目标。3.0不是目标,4.0也不是目标,需要根据行业和企业的具体情况,采用效益最大化的技术,而不是最先进的技术。企业要讲究效率,如果2.03.0已经够用了,便没有必要追求智能化。原因是4.0是有成本的,4.0是要投资的,企业讲究效益,这个投资合算不合算,企业要做计算,要成本最小化、效益最大化。

 

   制造业的创新究竟如何而来?

 

   创新不足问题已经成为长久以来牵制中国制造发展的最重要问题之一。为什么中国制造创新如此匮乏?

   在马晓河看来,这是因为中国的体制改革还没到位。中国制造在创新上至少有四个短板,而这四个短板无不需要改革来解决:第一,创新生态短板,我们在政治环境、监管环境、商业环境、易于获得信贷、产学合作在世界上排名比较落后。第二,创新国际影响力短板,在知识产权方面还是比较落后的。第三,高等教育短板,第四,基础设施短板,这四个短板是影响我们科技进步的制约因素。

   马晓河认为,政府需要重构创新激励机制,让个人、企业去积极创新:“一个社会创新有两种创新,一个是集中创新,一个是分散创新。集中创新,国家可以利用从上到下这种优势,集中资源,集中人力,大搞创新,高铁、北斗卫星、航空母舰都可以造出来,但是靠这种集中创新,难以让中国的产业整体性的提升和结构转型。一个经济体的制造业通过产业结构整体转型和升级,主要靠的是民间的创新,才能推动整体创新。整体性的创新要靠社会,靠市场。”

   马晓河表示: “民间创新的激发,需要三个基本条件才能达到。第一,对于企业主体,需要充分的市场自由,充分的市场自由则需要改革。第二,市场主体需要充分的、公平的竞争空间。第三,创新需要赋予来自不同背景的人的均等机会。”

   对于创新,许小年也同样认为,需要坚持市场导向,说到底,创新是企业家的事情。“如何创新?根据哈佛大学创新经济学家熊彼得的定义,发明就是技术突破,而创新则被定义为新技术的大规模商业应用。在做了这样的区分之后,我们马上就可以看到政府的职责是什么,政府的职责不是在创新上,而是在发明上,发明就是技术的突破。新技术的大规模商业应用,它的主体毫无疑问是企业,是企业家。” 许小年说。

   在许小年看来,从市场的实践中能够看到,那些最具有创新性的公司,几乎都是在市场上竞争中涌现出来的民营企业,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而从理论上来讲,创新要坚持市场导向、以企业为中心,其内在逻辑在于,创新是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试错的过程,这个高度不确定性意味着高风险,高风险必然要求高回报。这就决定了创新的机制,一定是基于市场的风险投资,一定是基于资本市场的创新成功之后的经验。同时,这样的不确定性和难以预测性,也决定了创新不能规划,这也给政府在引导创新上的角色定位指出了正确的道路。


合作企业: 万贯五金机电网 中国国际五金电器博览会 淘五金 中国经营报 中国加盟网 中国研磨网 新华网 五金机电商情 国际商报
媒体联盟: 朝龙五金网 精品五金 中国建筑装饰材料网 全球五金网 慧聪五金网 一大把 磨商网 中国手动工具网 中国气动工具网 焊接21世纪网 机电在线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协会介绍 |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中国五金交电化工商业协会       京ICP备1302645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4188号    邮编:100054    邮箱:1507b@sina.com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58号财富西环901室 电话:010-63385331 传真:010-63356615
友情链接:金誉彩票  凤凰娱乐彩票平台  W彩票开户  拉菲彩票平台  金誉彩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